带货惨遭“滑铁卢”的7位过气明星:有人倒贴200,有人退款率97%

立场影视 2022-01-14 20:20:11

今天看到一则新闻上了热搜:

国内知名的游泳运动员孙杨,也加入了直播带货的行列之中。

我想到近两年,有一句话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认可:

宇宙的尽头,是带货

翻开今年双十一的直播带货成绩单,头部主播李佳琦超过100亿的成交金额,着实让所有的人吓了一跳。这个数字不仅让普通人目瞪口呆,也极深地刺激到了那些高收入的明星们。

随之而来的,就是从2020年起,越来越多的“传统”明星们,开始纷纷下场,要么和一些头部主播合作带货,要么自己开直播间带货

也有财经界人士曾经这样说道:

如果她(他)今年没有直播带货,那么她(他)就是没有流量,没有影响力。

在一众传统明星们纷纷加入直播带货大军,和网红、头部主播们展开直接竞争的时候,有人一战成名,比如刘涛,她化名“刘一刀”,在其首场直播中,就拿下了1.48亿的惊人成交额,观看人数也高达2100万。

但也有些明星,因为过气的缘故,即使更早地加入了直播大军之中,但是依然成绩惨淡。

1、陈小春

曾出演过《古惑仔》系列和《鹿鼎记》的陈小春,是实实在在“红过”的艺人,也是一代年轻人的青春记忆。

但是自身戏路的窄隘,让陈小春在之后的十数年时间内,几乎再也没有出圈的作品产出。直到他来到内地参加大量的综艺,尤其是《披荆斩棘的哥哥》之后,一度有了翻红的迹象。

于是有一家按摩仪公司给出了51万的价格,安排陈小春和几位网红一起带货,最初设定的带货直播场次为16场。

谁知3场直播下来,成交额仅有区区5000元。

之所以造成高达100倍反差的原因,其一是因为直播间的小小“事故”,陈小春在直播时没有在直播间上传商品链接,导致仅直播几分钟按摩器公司商品就被下架。

其二,则是因为很多明星带货的通病,他们把直播带货,看做是跑通告。以为人到了,钱也就赚到了。试想一下,一则你对产品不了解,自然说不出子丑寅卯来,二则产品性价比并不具备足够优势,怎能成功打动消费者?

再加上陈小春并不清晰的人设定位,以及略显蹩脚的普通话,成绩不佳自然在情理之中了。

而此次事件之后,陈小春背后团队合作的传媒公司,则被这家按摩仪公司一纸诉状告上了法庭。之后的法院判决文书显示,这家传媒公司严重违约,不仅由陈小春本人直播的场次未达要求,且离合同要求的直播销售保底数额100万元的目标(实际5000元),也相去甚远。

于是该传媒公司被判赔付41万余元。

2、李湘。

著名主持人李湘,曾经和何炅一起,撑起了芒果台的王牌综艺《快乐大本营》。

之后退出主持界的李湘,曝光度虽然有所减退,但是依然和王岳伦、王诗龄是一个标准的“明星家庭”。只是最近的离婚风波,似乎又起了些许波澜。

既然是全民带货的时代,怎么能少得了投资眼光一向不错的李湘呢?

和其他人不同,作为知名主持人的李湘,自然口才了得,开始直播带货之后也一路顺风顺水,一度也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绩。

但是俗话说,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?

据爆料,某位商家为了请李湘带货,付出了高达80万的酬劳,而直播时间仅为5分钟。

可见在一些商家的眼中,李湘的带货能力是被高度认可的。

不过结果出来之后,却让人大跌眼镜,在这5分钟的直播期间,李湘竟然没有卖出一件货品。

这个商家,自然也是欲哭无泪。

3、李国麟。

要说哪个过气明星直播带货“最惨”,那么李国麟显然是要排上号的。

曾因出演黄日华版《天龙八部》中鸠摩智,而被内地观众所熟知的李国麟,现年已经67岁。

为了生计,李国麟和其他许多过气明星一样,开始了传统的走穴商演之旅。

只是没有太大的名气,他出席的活动,大多规格不高。

在直播带货兴起的近两年,李国麟也加入了这场浩浩荡荡的直播带货大军中来。

不过其成绩,实在是不敢恭维。

在某场直播里,李国麟卖力吆喝,即使“熬红”了双眼,依然没人下单。

于是李国麟表示,自己已经和商家老总打过电话,为了让自己直播间的商品价格彻底降下来,愿意双方都各自“出资”200块。

但是这个不起眼的数字,以及其背后代表的直播套路,让直播间本就不多的观众,根本不买账。他唯一能让人记起来的直播,就是扮演“鸠摩智”的那一场。

除此之外,其直播带货的成交金额,实在不值一提。

对此,李国麟自己也做出了回应:

“其实我一共做了4场直播带货。第一场有8万多(营业额),第二场有38万多,只是因为售后服务不理想,承诺给粉丝的礼物迟迟没到,才导致了退货潮。后来换了合作方,但是已经被评为劣质带货艺人,现在要暂停一下了。”

4、叶一茜。

作为李宇春和张靓颖同届的“超女”,叶一茜后来的发展重心,并没有像前两人一样放在了唱歌上面。尤其是和跳水冠军田亮结婚之后,更是把很多的时间,都放到了参加各类的综艺节目上面。

但是当叶一茜转行做带货直播之后,却意外迎来了自己事业的“第二春”。

在她的直播间,通常同时在线观看人数,最少也有数十万之多,而有的商家,便看中了她的带货能力。

在为某茶具品牌带货的直播中,叶一茜的直播间,显示在线观看人数达到了90万+,为此,商家也信心满满,可谁能料到,该场直播仅仅成交额不足2000元。

而该品牌茶具的单价,达到了200元以上。

所以具体成交了多少单,相信即使数学不好的人,也能很快地算出来。

就是这样,还是在叶一茜,在自己的直播末尾,为该茶具品牌进行了“返场”的前提下。因此,很多网红和明星直播间的人气值和观看人数,再度备受质疑。

而叶一茜本人,也对此次事件进行了回应。

5、杨坤

国内著名的歌手杨坤,有着不少传唱度不低的歌曲。而其在第一届的《中国好声音》上的“32场演唱会”,也成为一个知名的“梗”。

于是在进入直播带货行业之后,杨坤便有了一个天然的“噱头”:

32场直播。

在直播间,杨坤除了批判过歌曲《惊雷》之外,还曾因为一件事情,登上过热搜。

某一次直播中,杨坤满脸通红,看起来状态非常不好,直播间的观众和粉丝纷纷猜测,他是不是喝了不少酒。

因为这样的事情,在杨坤的身上曾经有过先例:

他受邀参加某档节目时,因为非常紧张,所以在上台前喝了一点酒。

对此,杨坤做出了解释:

之所以会脸红,是因为之前去三亚待了一礼拜,脸被晒伤了。

但是引起最大争议的,是在一场直播中,杨坤的直播间人数一直稳定在1万人左右,临近下播时,来到了2万人左右。

而其成交金额,达到了120万左右,不过商家通过后台发现,这些数据不正常:

“一共600个客户,带来112万销售额,这明显不正常。因为我们发现其中不少客户都买了15件产品,正常消费者不会这么买。因为我们在直播间设置了一个拍立减,原价298,买1-5件的价格是118,但如果超过5件,价格自动恢复成298。正常消费者谁会用原价一下子买15件产品?”

商家的担心,在第二天就得到了应验,因为退款金额达到了110多万。

也就是说,实际成交金额只有区区的4到5万。

实际退款率高达97%!

商家付出的高额坑位费,也就彻底打了水漂,虽然多个商家表示遇到了“刷单”,但是没有足够的证据,这件事最后就不了了之了。

6、小沈阳。

在2009年的春晚小品《不差钱》播出之后,小沈阳的人气达到了顶峰。

据说回到后台,小沈阳下跪行师徒大礼感谢师父赵本山。之后小沈阳的商业价值确实水涨船高,电影、综艺、唱歌、晚会、颁奖礼几乎一样不落。

可是随着小品的没落,以及小沈阳进军影视圈并不顺畅,导致他近些年来的人气和曝光度,日益下滑。

在某场直播中,小沈阳为某酒类商品带货宣传,可是在卖力吆喝之下,却仅仅成交了20单。

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,之后这20单中,还有16单选择了退款。

然而平台的数据显示,小沈阳的场均成交订单数量,达到了21万单之多。

数据和现实的巨大差距,让人不禁对于明星们某些光鲜亮丽的带货数据,产生了深深的怀疑。

7、陈浩民。

曾饰演黄日华版《天龙八部》中段誉一角的陈浩民,是内地观众熟知的演员。

在妻子连续为其生下4个孩子之后,陈浩民感受到了巨大的经济压力,他也就此开启了自己的“烂片之旅”,短短几年的时间,陈浩民出演的影视剧高达数十部之多。

其评分,更是惨不忍睹,大多连5分都不到。

拼命赚钱的陈浩民,自然也不会放过直播带货这个“风口”。

在为某品牌酒类直播带货的过程中,虽然陈浩民“卖力吆喝”去,却无意间创造了零成交的尴尬记录,这件事情之后,恐怕很少会有商家再找他直播带货了。

写在最后:

之所以这些过气明星们会在直播带货中遭此冷遇,甚至还不如许多网红,跟以下几点脱不开关系:

第一,这些明星们人气不高,因而粉丝效应寥寥。

第二,这些明星们要么选择的商品和自己的定位不搭,要么对直播带货太过“想当然”。

第三,他们没有对推销的产品有着较为深入的了解,这些商品的性价比也实在堪忧。

而直播带货的乱象,又往往伴随而至。

有些成交数据和在线观看人数的造假,以及某些“刷单”行为,正在侵蚀着这个看似风光无限的“风口”,对于惯有的套路,观众们已经有了极大的“免疫力”。

与其这样,还不如少一些套路,多一些真诚。

明星们的光环褪去,许多商品还得回归到商品本身,毕竟,“看脸下单”的时代,正在逝去。

0 评论: 0 阅读:20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