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哭林青霞,钟南山为她点赞,被誉为“零差评演员”,她凭什么?

柴叔带你看电影 2021-11-24 17:57:57

“想不想活?看看你们身旁的人,都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张床位,你们都想活,我们都想救,但威胁到我的病人和我的医护人员,我会救你,我也会找你算账。”

这是电影《中国医生》中惊险的一幕,袁泉饰演的是片中的文婷医生,也是危机来临时,不顾个人安危奋斗于一线的,千千万万医护人员的缩影。

袁泉的表演让钟南山院士看后都不禁感慨:

“印象特别深刻的是两位主角,特别是袁泉在电影里的那个角色,很像2003年我的助手刘晓青...虽然很憔悴,但两个眼睛在放光...”

袁泉一直都是公认的演技派,除了钟南山院士的肯定外,黄渤也曾说:“袁泉是这个时代最好的女演员之一”,名导赵宝刚、影帝刘烨都曾公开点赞袁泉的演技。

纵观袁泉的人生,无论事业还是家庭,好像没有鸡毛蒜皮,只有一路畅行。事实上,她的事业并非一蹴而就,她的爱情也并非一帆风顺。

1977年,袁泉在湖北荆州的一个普通家庭里呱呱坠地,父亲是乒乓球教练,母亲是小学老师,家里还有个姐姐,她们家虽不富裕,但也衣食无忧。

袁泉的父母都是懂得享受生活的人,周末休息的时候,会带上姐妹两个,约上三五好友一起去郊游。

在朴素、有爱却又充满养料的的家庭中成长,袁泉出落得越来越美,也“文体双开花”。四年级时在中国戏曲学院的一场选拔中,美丽大方又修长的袁泉一下被选中,并且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曲院的初中部。

拿到成绩单的那一天,袁泉的父母心中五味杂陈,从小捧在掌心的小公主,就这样要一个人去闯江湖,为她高兴的同时更是担心、不舍。

他们知道自家闺女的脾气,看似文弱内心里却有一股劲,但还是再三跟她确认:“泉泉,你考过了,你要自己想清楚,你是不是真的想去学京剧。”

11岁的袁泉淡然地忽闪着自己的大眼睛,坚定、以及肯定地回答:“对呀!我真的想去!”

那一年妈妈陪着袁泉来到北京,为她安顿好一切后,一个人踏上回乡之路。站在“北漂”的始发站,看着妈妈离去的背影,袁泉泪如雨下,她知道快乐的童年生活离她越来越远了,但自己选的路她不仅要走,还要漂漂亮亮地走完。

无论寒冬腊月还是烈日炎炎,袁泉每天六点必起床练功。袁泉还剪掉一头长发,只为了节省时间多训练。

11岁的袁泉已经拥有了一双大长腿,但却没能让她在练功时“开挂”,尽管腿长,但是想把腿和头贴在一起对袁泉来说成了“高难度”问题。

无论她怎么努力两者之间总有消灭不了的距离,为此,老师经常骂她,说她不够刻苦,每当这个时候,袁泉心里都委屈得不行。

离家千里,写信成了袁泉排解郁闷的最佳方式,难过了就写信给父母诉诉苦,几年学习的时间,袁泉写了300多封家书,

七年的学戏之路,磕磕绊绊打落牙往肚里吞,但袁泉没有一刻想过放弃,往往都是说过之后,抹一把泪又笑着上场继续独自“应战”。

那时的她并不知道,人生路上,还有更多的事情等着她去“好强”。

1996年,袁泉考进了中央戏剧学院,进入中戏“96明星班”,和梅婷、胡静、章子怡、秦海璐、曾黎、刘烨、秦昊,等一众未来的“小生青衣”成了同学。

袁泉来说,上大学和戏校没什么区别,一年四季,春夏秋冬,她仍是那个雷打不动地第一个起床“练功”的。其他同学出晨功的时候,袁泉早就拎着暖水瓶,在学校小花园的雕塑后边开始练台词了。

袁泉也是个小女孩,而且还是个好强的小女孩。同为当时中戏“七朵金花”之一,梅婷已经出演了《血色童心》履历非常闪亮;章子怡出演了《星星点灯》,两只脚已经踏进了圈里;同样学京剧的秦海璐,还没上大学就代表辽宁省到日本26个城市演了40多场……

同样刻苦学戏也热爱表演的袁泉,却连舞台的边还没沾过,为此袁泉“emo”了,甚至一度胖到120斤,无论睁开眼睛还是闭上眼睛,都觉得眼前的天空是灰暗的。

但慢慢地别人的优秀成了一面镜子,光芒照在袁泉的脸上,反倒给她心中那股劲加了一把火,别人接戏拍广告的时候,袁泉就沉下心来,展开苦练“PLUS”。

努力不懈必有回响,一年后,袁泉的成长肉眼可见,同学们惊呼:原来那个角落里的“背词机器”,竟是个学霸!

袁泉成了同学们的标杆,老同学刘烨就曾忍不住“表白”:“袁泉是我们班最厉害的,她的形体、台词、表达力都是最好的,我和她直接不在一个档次上。”

努力的袁泉,也为自己奏响了人生的第一首“狂想曲”。

1997年,导演滕文骥要开拍《春天的狂想曲》,想找一个功底好最好还会唱京韵大鼓的女孩来演其中的周小玫。

袁泉就这样走进了滕导的视野,学了7年戏曲,又是干啥啥都行“表演第一名”,在仔细看过袁泉的表演作业之后,滕导当场拍板:周小玫就是你了。

《春天的狂想》一上映,“天使面孔”袁泉不仅惊艳了荧屏,还直接拿下金鸡奖最佳女配,可谓出道即巅峰。当初一眼看中袁泉的滕导,忍不住赞叹:“这个女孩不得了,将来一定会非常火!”

22岁对袁泉来说,兴许是个好事成双的年头,事业得意的同时,袁泉还被一个“影帝”给盯上了。

那年夏天空气闷热潮湿,从学校澡堂洗完澡的袁泉,顶着一头湿漉漉“黑长直”走过操场。球场上一群学长正在打篮球,袁泉没有追星女孩的热情,还是一门心思直勾勾往前走。

但她的“直勾勾”却被路边一位“有心人”理解为是在“直视自己”,于是便像被勾了魂一样。

“自作多情”地盯着袁泉的背影,一直目送她离去千里之外,这位感情丰富的学长就是夏雨。随后夏雨拿出影帝效率,四处打听,而后锁定目标对袁泉展开“地毯式”疯狂追求。

为了能约到袁泉夏雨求其他同学给牵线搭桥,但那时候同学们都不理解,夏雨已经是过着“阳光灿烂的日子”风靡全校的影帝了,怎么就看上那时还是小透明的袁泉了?

因为担心他只是“血气方刚,一时冲动”,所以一开始对方始终不肯帮忙。怎奈何夏雨“一见钟情,驷马难追”。

展开软磨硬泡大法,三番五次为爱登门,那位同学不得已败下阵来,终于吐口答应了他。但夏雨没想到,过了“牵线人”这一关,正主那关才是“大BOSS”。

那时候的袁泉“一心只读圣贤书”,操场上的偶遇对她来讲根本就没这回事,“影帝”的头衔也不是打动她的资本。

所以那时候夏雨基本处于约十次被拒八次的状态,剩下两次,约是约着了,但也始终没能擦出什么火花。

不过兴许是命中注定在一起的人,老天都会帮你的。有一次,夏雨又一次鼓起勇气约袁泉,这一次他特地安排得比较浪漫,策划着要带袁泉去夜游长城。袁泉一听,似乎有点意思,便大大方方地赴约了。

可哪晓得,俩人来到长城脚下时,夏雨一番策划都“泡汤”了,好好的天气,说下雨就下雨。长城爬不成夜景更看不成了,两个“落汤鸡”,只能匆匆跑回车里。

“等雨停了再走吧”夏雨看着袁泉说,紧跟着打开车载音响,里面飘出郭富城那首《今夜我有点儿坏》:

“今夜我有点儿坏,不把爱说出来,越是心动越要把它往心里埋。我的脚步离不开,不如就停下来,感情的事不好猜,有你不需要答案。”

听着暗含深意的歌词,沉浸在甜蜜粉红的氛围中,袁泉的“榆木脑袋”终于开出一朵爱情的小花。

就这样爱如泉涌的袁泉,和“有点坏”的夏雨,在一场突如其来的“夏雨”里,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。

不过即使是初恋,但袁泉并没有“恋爱脑”,爱情和面包对她来讲同样重要。

那几年,夏雨出演《我的兄弟姐妹》、《警察有约》等影视剧,袁泉也“接力赛”一般出演了《蓝色爱情》、《美丽大脚》等获奖精品。

就这样一路付出,一路收获与“逆袭”,四年时光匆匆而过,毕业分配时,袁泉和她曾经“羡慕”过的秦海璐、章子怡,被中央实验话剧院的院长点名,要她们去单位“报道”。

但话剧这东西毕竟钱少事多还辛苦,那时已经出名成角的章子怡、秦海璐,因为安排不开的工作放弃了,只有袁泉怀揣一颗热爱话剧的心,过起了话剧院“打卡”上班的生活。

刚进话剧院的第二年,袁泉就出演了著名导演田沁鑫的《狂飙》和孟京辉的《我听见了爱》,也成了孟京辉口中的“亚洲戏剧公主”,田沁鑫眼中的“舞台精灵”。

虽然既是“公主”又是“精灵”,但袁泉更渴望的是自己的表演能够感动更多人,而戏剧的舞台始终还是过于小众,袁泉距离家喻户晓也总还是差了“一把火”。

不过袁泉不急不躁,命运之手也再一次友好地拍了拍她的肩。

2005年,一部内地与香港合拍的电视剧《小鱼儿与花无缺》横空出世之后,立即引发了收视狂潮,最高15.4%的收视率创造了TVB一线剧在内地的收视神话。

袁泉所饰演的“小鱼儿”官配苏樱,古灵精怪、惹人喜爱,凭借灵动演技占据观众“深深的脑海”,连王晶都爆炸发言:“‘小鱼儿’里发掘了袁泉前所未有的性感潜质。”

袁泉就此出圈,但此后却走出了让人意外的路线。

当时的袁泉,“流量”、“热度”都有了,在很多人眼中,她必然是要多多接戏维持曝光度的。

袁泉却不声不响地唱起“反调”,她没有让自己在铺天盖地的戏约成为轧戏机器,反而是一转身回到话剧的舞台上,继续在那片更安静更寂寞也更高标准严要求的舞台上,去“修炼”自己的演技。

2005年3月,袁泉和老同学刘烨出演的音乐剧《琥珀》,巡回数个城市热度不减,创下累计1100万的票房成绩。

在《琥珀》中袁泉和刘烨“相爱相杀”,其中有一场两人“互殴”的戏份让人印象深刻。剧情需要,两人要抓住对方的头部“互撕”,而后袁泉更是要被刘烨摁在地上拖行“摩擦”。

一番“互相伤害”之后,两人还要深情拥吻,在短短的时间内就要呈现爱与恨的交织,情与愤的纠缠,可谓是演技与体力的双重考验。

演完这场戏,两人都累得满头大汗,为了活跃气氛刘烨还不忘打趣:“大学四年都没机会吻袁泉,这次终于如愿了。”

2006年《暗恋桃花源》,当坐在秋千上低垂着眼帘的袁泉缓缓说出开场词:

“好安静啊,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安静的上海。”

昔日“云之凡”扮演者林青霞,坐在台下当场泪奔。

就在袁泉台上以情动人,台下坚守爱情时,他的亲密爱人夏雨,似乎有点过分投入在工作中,直接“上头”到了生活里。

2006年9月,夏雨飞到香港参加某女星25岁的生日party,酒过三巡,两人就被媒体拍到了亲密交头接耳的照片。

媒体问到袁泉这边,袁泉力挺夏雨:都是借位,故意搞事情的。但坚定归坚定,袁泉的内心似乎也意识到,爱情的保鲜期这东西,虽看不见摸不着,但却躲不过闪不了。

袁泉的维护,让支持“雨泉恋”的人仍然怀抱热火罐,但关于他俩分手的传闻却是络绎不绝、从未断过。

再钢铁的人也有“疲软”的时候,满天飞散的流言,让一向浑身是劲的袁泉在谈到“感情问题”时,也曾破天荒地流露出“无力感”:

“我和夏雨的感情贵在坚持,我们在一起未必100%都是好,也许好的只有30%,每到这时,我总会提醒自己,可能是我们到了一个瓶颈期。”

但即使觉得无力,袁泉仍然还是要决定“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,何妨再走一步”。

“借位照片”的事儿热度还没散尽,夏雨就传出和另一位清纯女神“假戏真做,双双把家还”。

2007年,夏雨和高圆圆合作话剧《艳遇》,却被拍到舞台cp疑似“奔现”的画面。

那年4月的某天晚上,结束了一天工作的夏雨和高圆圆跟剧组人员聚完餐后,便一同坐上了车。车上放没放“有点坏”虽然不得而知,但却被拍到直接停在了夏雨家,而后两人一夜没再露面,第二天还直接“续了摊”。

“夜宿门”之后高圆圆面对媒体直接甩出:“我不是第三者,事情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。”至于真实的情况是“闹哪样”,夏雨保持沉默,高圆圆不再提及。

之后不久袁泉参加《非常静距离》,在主持人问道:“九年感情是不是特别不容易”时,一直大方淡定的袁泉瞬间“破防”,站起身走到台下,调整了许久才再度回到台上。

但,感情的事也许真的不像歌里唱的“说散就散”。当大家都还因为“雨泉恋”的破碎而“不相信爱情”时,那年的10月,夏雨却在人潮人海中大方牵起了袁泉的手,两人还在街头深情拥吻,以无声却有力的方式官宣复合。

2009年8月,夏雨袁泉回到母校拍了套最朴素的婚纱照,相恋十年从校服到婚纱他们走进了对方的“户口本”,第二年的3月,这个“户口本”上再添一页,两人为女儿取名夏哈哈。

婚后的袁泉,将重心放到家庭和孩子上,很少接戏。赵宝刚就曾诉苦:“袁泉太难请了,我请了几次都请不动”

虽然很少接戏,但袁泉却是逢演必“巅”。

《我的前半生》中,袁泉饰演精明能干的女强人唐晶,杀伐果断、做事犀利、走路带风,“戒指好看,我我可以自己买”独立大女主风范飒进骨子里。

剧迷无限崇拜:“社会我晶姐,人美路子多。”

赵宝刚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“打袁泉主意”,也是因为看了《我的前半生》觉得“袁泉演得太牛了。”

《中国机长》中袁泉饰演的乘务长毕男,生死攸关从容冷静,眼神坚定:“请相信我们的专业能力,我们会一起回去。”

而更打动人的是,袁泉不仅演出了一名乘务长的品格,更表现出她作为人的真实,在危机面前她也会恐惧,但却要压制天性去稳住局面。

导演刘伟强大赞袁泉有“压场感”,电影热映期间,“坐袁泉的航班让人安心”的话题也上了热搜。

《流金岁月》里袁泉以魅力和气场秒杀“双女主”,《中国医生》中袁泉毫无女明星包袱,坚持素颜出境,贡献了被钟南山、张文宏双双点赞的“真医护人”表演。

有人用二次翻红来形容袁泉的近几年,但其实早在2007年30岁的袁泉就入选了“中国话剧百年名人堂”,成为榜单上最年轻的名字。

入行22年袁泉是“零差评演员”、“红在了作品里的演员”,赖声川评价袁泉是:“一朵下凡的云,一朵开放在夜空中的白色山茶花”。

无论事业还是感情,在袁泉的身上很少见到那种焦虑感,她只是一门心思地投入自己所选择的道路,执着而不偏执,无怨亦无悔。

那一年在台上经历“失控三分钟”的袁泉,调整好身心又重新回到聚光灯下,而后淡然又深刻地说:

“不容易,不管这会是怎样的结果,但是在我们心里其实它已经在开花结果了,这是你对你人生的一个交代。”

-END-

【文 | 杨芳玲 】

【编辑 | 王小炸 】

0 评论: 0 阅读:4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