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的大叔》,两人互相治愈,在春天,终于找到了内心的那个幸福

酱鱿鱼炒你 2022-06-23 17:39:33

今天我们来聊一聊电视剧《我的大叔》,我泪点高的很,但是遇到这个剧也是绷不住了,第一次哭是在大叔的老婆出轨的事被两个兄弟知到的时候,当时大叔用一句话,“没什么大不了的,没什么大不了的”。就这么一句话,已经把我泪点戳破,是啊没什么大不了的,生活再难,只要别人不知道就好了,家人不知道那就都不算事,低劣的人生,只折磨我一个人,又有什么呢。

在那一刹那我真的好像被委屈压倒,这个哭是大叔引起了我的共情,是委屈的眼泪。第二次是在至安奶奶去世的时候,在太平间里,至安抱着奶奶痛哭,用手语比划着“下辈子还要做我的奶奶”。他整个这一段的设计,直接触动了我,我就是被爷爷奶奶带大的,感情至深不言而喻,这让我也感受到了至亲的离去,带给人的冲击。至安抱着骨灰盒,轻触脑门的时候,难以想象她那种痛苦。

奶奶不大,正正好好一个小盒子,奶奶又很大,足以填满我的童年。第三次哭是在片尾,“至安,你抵达安宁了吗”“嗯,是的”。两人互相治愈,在春天,终于找到了内心的那个幸福,都活出了不一样的自我,各自回归了生活,相互治愈救赎的两人,分开的那一刻,还忍不住回头看了看。至安抵达了安宁,大叔也卸下了重担。

每个人都有治愈自己的能力,大叔总是什么事都憋在心里,总认为牺牲自己不让其他人知道,那就都不叫事,委屈自己总比让大家都痛苦好。他的好友谦德为他解开了心结:“谁叫你牺牲了,谁希望你牺牲啊”是啊,总是牺牲自己,又有什么意义,没人叫我牺牲,更没人希望我牺牲,所以在后来大叔的转变中对至安说:“牺牲自己的词语先丢掉,你自己先幸福起来吧”。一个自己都不幸福的人,还怎么去照顾他人。

至安,大叔,两人的共性都是厌世,不爱自己。在故事中,至安拼了命的保护大叔,大叔也尽己所能的照顾至安。他们最终都完成了自我救赎,所有的故事在最后一集,大叔的痛哭达到高潮,基勋说着小孩子都有至于自己的能力,我们也可以。大叔回到家,面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,不知道是那种孤独,还是在来回拉扯的内心,还是压抑了许久救赎了自己的感伤,他从未哭的如此大声。

0 评论: 1 阅读:77
评论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