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世10年后,才知道柏寒为何弥留之际,要将31岁的儿子托付给海清

采桑电影 2022-05-13 14:02:04

2012年1月,著名演员柏寒正躺在病床上,此时海清紧紧拉着她的手安慰她:

“不要放弃,你一定还能重新站起来,到时候我们一起拍戏”

柏寒看着比自己小22岁的海清,笑着对她说:

“如果这时候李安导演让我去演一个濒死之人,那我病都不治了,立马去演”

尽管她苦了一生,但在重症面前,她依然能够谈笑风生,海清甚至信了她的话,出了病房后通过各种渠道联系李安导演,亦或许她是想为这个相见恨晚的忘年交好友再做一点事吧,尽管最后都落了空。

一个月后,柏寒还是离开了,享年57岁,她带着一生的苦,一身的伤,告别了这个世界。

但弥留之际她有两个愿望,一是希望与去世9年的丈夫葬在一起,二是希望能把孩子托付给海清。

当时柏寒的孩子韩青已经31岁了,完全能够自己照顾自己。

为何在临终前,柏寒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呢,如今10年过去了,终于明白了柏寒的良苦用心。

01

柏寒的一生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,那一定离不开“苦”字。

舞台上光鲜亮丽的她,背后却满是伤痕与泪水,幸运的是,临走时她没有带着遗憾。

1955年,柏寒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,那时她家的家庭条件比普通人其实好很多,父亲在中国公安大学教刑法,母亲是西城区法院的记录员。

后来一家人还搬到了北京生活,作为家里的独生女,童年时期的柏寒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,但这种生活并没有维持多久。

特殊时期,柏寒的父亲被下放到农村劳动,母亲因此患上了精神病,经常神志不清。

一家人就这样过上了水深火热的生活,还在念小学的柏寒从家里的掌上明珠变成了“保姆”,父亲不在身边,母亲需要她照顾。

最让柏寒担心的是,经常放学回家都找不见母亲,病情一发作就会乱跑,柏寒也只能半夜打着手电筒四处张望,嘴里喊着:

“妈妈,你在哪里”

这种情况也不是一次两次,而且那时的柏寒还只是个孩子,同学疏远她,邻居不管她,她只能将委屈埋在心里,躲在被窝里悄悄流泪。

彼时她仅有的心灵寄托便是那台收音机,有时候听着听着就睡着了,这种感觉能够让她忘记悲伤。

也是从这时候开始,她心中的表演梦便悄然萌发,她开始收集印有明星照片的明信片,将它们夹在书本里。

每次打开的时候,柏寒都会小心翼翼的擦去上面的灰尘,尽管她这么小心的保存,但还是让照片变得模糊不清。

在她14岁那年,有一天她照常听着收音机,看着书本里的照片,母亲从背后走来,看见她孤独的背影,轻轻敲了一下柏寒的肩膀。

柏寒回头一看说道:

“妈妈,你终于恢复正常了”

虽然精神病让她母亲时常神志不清,但偶尔也会变得十分清醒,那天母亲突然变得正常,但眼里却饱含泪水。

这一刻,她想到自己视为宝贝闺女的柏寒,这么多年来到底经历了多少磨难,受了多少冷眼。

她目光紧紧盯着柏寒说道:

“娃儿,是妈妈对不住你”

说完便回到房间去了,当时柏寒心里其实还有些小惊喜,这么多年来,妈妈终于明白体会到自己的不容易了。

于是她如同往常一般背上书包去了学校。

殊不知,她这一走,便和母亲阴阳两隔了。

那天母亲回到房间,等柏寒离开便结束了自己的生命,等得柏寒回来看见已经离去的母亲,心中万般难过,胸口就像被石头压住一样喘不过气。

她不明白母亲为什么会这么做,但这件事让她明白,再亲的人终将离去,还在的亲人要倍加珍惜。

作为家里的独生女,父亲成了她最后的亲人。

好在母亲离世不久,父亲从农村劳动回来了,但此时的父亲已经带着疲惫不堪的身体,以及折磨了他许久的病痛。

柏寒看见后立马把父亲带到医院,她声嘶力竭地告诉医生:

“你一定要治好我父亲”

因为这时候柏寒明白,如果父亲也离我而去,那我在这世上就没有亲人了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,命运并没有放过柏寒,父亲最后被诊断为食道癌,昂贵的住院费和医疗费用让她无法承担。

只能把父亲接回家里照顾,给父亲做饭,端茶倒水,尽管柏寒如此用心地照顾父亲,但最终还是没能让他战胜病魔,不久后也离开了。

父母接连离世,这种至亲之人相继离开,换做是谁都无法接受,更何况是当时才十几岁的柏寒。

原本一家三口,最后只剩下了柏寒一人。

那时柏寒就明白,未来只能靠自己,她没有了像父母那样无私奉献的亲人在背后。

生活的磨难并未掩盖柏寒对演员梦的憧憬,父亲走后她便离开了学校,去追寻那对自己来说遥远又渺茫的梦。

02

1971年,北京市供电局文艺队要排练京剧《红灯记》,要寻找一位小演员扮演“李铁梅”一角。

初中的时候,柏寒就曾出演过这个角色,重新拍一次对她来说就是信手拈来。

于是得知这个消息后,柏寒二话不说就报了名,最终因为表现好,柏寒被招进文艺队当工人,一开始做车工,修电表等工作,偶尔能够参加一些业余的演出活动。

为了能够有更大的舞台,柏寒从来没有放过一次上升的机会。

那时候有不少文工团招收演员,柏寒每次都报名参加,尽管最后成绩能够进入,但因为政审问题她都被刷了下来。

前前后后柏寒一共参加了不下20次考试,但每次都是同样的结局。

一直到1979年,国家实验话剧院公开招演员,当时有近6000人参加,但能够进入的只有24个名额。

柏寒照样没有放过这次机会,她带着自己自创的节目《归来》去参加考试。

这个节目讲述的是柏寒的亲身经历,她和母亲每天站在胡同口翘首以盼父亲的归来,可等他回来后,这个家已经支离破碎了,最终只剩下柏寒一人。

这个故事让评委们都流泪了,一致认可将她录取。

就这样,柏寒脱颖而出成为了24个名额之一,成功进入话剧院。

进入话剧院后的两年时间里,柏寒就凭借自己优秀的演技和认真的态度,得到团里领导的重视,参演了《桃花扇》、《于无声处》等话剧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柏寒在话剧界已经有了不小的名气,但渴望家庭和亲情的她,却还是孤身一人。

直到1981年,柏寒和一个圈外人结婚了,男方在北京一家事业单位上班,工资不算高,但足够维持一家人生活。

父母离开多年后,柏寒再一次体会到了亲人的感觉,但她没想到的是,她还要承受离别之苦。

结婚不到一年时间,柏寒就生下了儿子韩青。

那时两人的感情就已经开始走起了下坡路,丈夫总是把工作和生活上的压力发泄到柏寒身上,由于性格不合,三天两头就吵架,年幼的韩青也经常被吓哭。

甚至在吵架中,丈夫一言不合就提出离婚,但柏寒不愿把两人的矛盾转化为孩子的悲哀,不愿让他成为单亲家庭的孩子。

所以柏寒尽量多出去拍戏,心想或许一段时间不见感情会升温,但那时候电影拍得慢,一拍就是半年。

柏寒曾说:

“我走的时候孩子一岁多,等我回来他都两岁了,还管我叫阿姨”

重要的是丈夫并没有因此而改变态度,两人依旧三天一小吵,五天一大吵,这种感情即便维持下去,对两人都是伤害,柏寒这才和他离了婚。

离婚后柏寒独自带着孩子生活,那时候她的工资48.5元,每次发工资她都要把钱分别装在四个信封里,每个信封拿来做什么她都规划得很清楚。

夏天带着孩子出门时,连一根冰棍都不舍得买来吃,生怕用多了月末孩子没吃的。

可以想象,离婚后的柏寒带着孩子生活,过得有多么艰难。

不过幸运的是,他们身为对方的亲人,能够陪伴在彼此身边,还能说说心里话,想到这里柏寒才好受些。

正当母子二人生活艰难之时,一个叫韩小磊的人走进了他们的生活。

那是在1995年的4月份,当时柏寒在作品研讨会上,受到了韩小磊的点评,一开始韩小磊对她的作品一阵夸奖,但也提出了一些意见,他说:

“柏寒的作品虽好,但她的台词和肢体语言还有提升的空间”

对于韩小磊,柏寒并不陌生,彼时的他在影视界是出了名的大导演,有着《樱》、《童年往事》、《铁市长》等知名作品。

在这样的场合说真话,足以看出韩小磊是个真诚且直爽的人,从那之后,柏寒便对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这年6月,朋友送了韩小磊两张票,他知道柏寒对话剧痴迷,于是准备送一张给她,等韩小磊来到柏寒家的时候,正好看见柏寒和她儿子正在吃力的搬一个煤气罐。

经过了解,他才知道柏寒在1989年和前夫离婚,这时的她独自带着孩子,住在不到10平米的房子里,过得十分心酸。

看到眼前的场景,韩小磊想到这又何尝不是曾经的自己呢,于是对柏寒有了疼惜之情。

两人拿着票去看了那场演出,结束后各自吐露了多年的经历,或许他们的命运都同样不顺,这种惺惺相惜的感觉,也让他们越走越近。

1996年,两人结婚了,柏寒说:

“韩小磊就好像初恋一般,体贴又温柔”

确实,韩小磊对待柏寒和她的孩子,都付出了心血,真正把她们都当成了亲人。

和韩小磊结婚后的那段时间里,是柏寒一生中最为幸福的时光,韩小磊不让她做家务,做饭拖地洗衣都自己承包了。

然而,命运似乎对柏寒有意见,这种幸福的时光仅仅维持了7年,就再一次让柏寒失去了“亲人”。

2003年3月,韩小磊因病去世,享年62岁。

那时,柏寒才48岁,但她却坚定再也不会涉足感情,因为在她的心里,丈夫只有一个人,那就是韩小磊。

韩小磊对柏寒来说,不光是婚姻,更多的是精神食粮,每当想起丈夫生前对她的好,她就会感觉这个世界是温暖的。

而此时,她的牵挂,就只有韩青了。

03

2004年,丈夫离世一年后,柏寒才开始继续接戏,其实她也算是大器晚成的一个演员了,一直到2010年和海清合作的《媳妇儿的美好时代》才走红。

凭借这部剧,柏寒获得上海电视节“白玉兰奖”最佳女主角奖,虽然彼时她已经55岁,但这对于从小怀揣演员梦的她来说,已经是最好的慰藉了。

这部剧让她收获最大的并不是多大的奖项,而是认识了海清这个演员,那时海清才33岁,只比韩青大4岁,但柏寒和她相处起来却像姐妹一样,或许是海清比较成熟又懂事,让柏寒对她印象很好。

经过这部戏之后,柏寒便经常和海清联系,海清也很喜欢和柏寒说话,两人就这样在相差22岁的情况下,成了“忘年交”。

而那时柏寒的儿子韩青也结婚了,儿媳妇杜菲菲是医院的一名护士,对于这个儿媳妇,柏寒非常满意,每次儿子带她回来,柏寒都会提前准备好饭菜,没有一点婆婆的架子。

但和海清比起来,韩青和儿媳都稍显幼稚,很多社会经验和生活常识都没有海清了解。

所以那时候柏寒心中就已经有了打算,如果自己离开了,海清一定会很好地帮助韩青。

但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,2012年2月,柏寒就迎来了生命的倒计时,除了儿子和儿媳在身边照顾她之外,海清也在她的病房跑上跑下,无微不至的照顾她。

有一天柏寒突然叫住海清,对她说:

“海清,等我走后韩青就托付给你了,你帮忙照顾一下他,他没你成熟懂事,我怕他捅什么篓子”

海清眼含热泪,点了点头。

最终柏寒与2012年2月19日离世了,韩青遵照母亲的遗愿,将他和韩小磊合葬在北京昌平区某陵园,为了纪念母亲,他将自己的艺名改为“寒青”。

柏寒的离世无疑也让海清陷入悲痛之中,为了履行柏寒生前托付的事情,海清对韩青非常照顾。

虽然没有真正的养他,但每当韩青遇到困难的时候,第一个站出来帮助他的一定是海清。

如今10年过去了,海清依然把韩青当做弟弟一样的照顾。

这时候我才明白,原来柏寒不希望自己走后,韩青在这个世上没有了亲人,海清虽然比自己小不少,但她成熟懂事的性格却很适合照顾人。

托付给她不一定是要养他,而是给孩子找一个“亲人”,这是谁都需要的。

财富随时都可以有,但亲人却走一个少一个,柏寒最后给韩青留下的“亲人”,才是一笔最大的财富。

柏寒老师这一生,坎坷有多难,好在她遇见了真爱,短暂的幸福过,晚年也走红过,对得起儿时的演员梦。

只是那种亲人的陆续离去,让她体会到了亲人有多么重要,她不希望这样事情再次降临在孩子身上,所以多年后才明白了柏寒最后的良苦用心。

4 评论: 1 阅读:1525
评论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