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度被封杀,刚回归又火出圈,不愧是她

独立鱼电影 2021-11-26 08:54:11

几天前,一名「杀人犯」突然上了热搜。

七年前,年仅15岁的他被判入狱。

去年因表现优异,提前假释。

不仅如此,他还在狱中取得了刑法大专文凭。

目前已进入律所实习。

评论区几乎是一边倒的鼓励、祝福。

这其中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?

还得从近期一档节目说起——

《和陌生人说话》第四季

熟悉这档节目的观众,一定会为它的回归感到兴奋。

此前三季,评分都在9.3分以上,算是访谈类国综的天花板。

期间遭遇过「技术原因」风波,被迫下架整改。

其中有几期内容至今仍被雪藏。

即便如此,也没有让这档节目停下脚步。

第四季还未开分,但因为这条热搜再度出圈,依旧五星刷屏。

热搜的故事,就来自本季的第四期节目——《狱外来信》。

一名15岁的初中生,在中考前杀了霸凌他的人。

大好青春只能在狱中度过。

如今刑满释放,重回社会,迎接他的又将会是什么?

陈泗翰今年22岁。

白天在一家律师事务所见习。

晚上要去补习班,准备专升本。

生活看似步入正轨,可他却时常会感到恍惚。

怀疑自己是在做梦,怀疑自己还困在狱中。

这一切,都源于7年前的那起命案——

2014年4月30日。

陈泗翰正在食堂排队打饭。

排在后面的李某,故意踩了他一脚。

还挑衅地说:「我就是喜欢踩。」

陈泗翰将李某推开,随即却被一群人围住打了一顿。

当天下午放学后,他又被李某等人堵在巷子里。

对方还提出要拿刀,一对一「单杀」。

两人各持一把刀,在打斗过程中,李某刺中陈泗翰的后背。

陈泗翰还手时,刀尖正中李某的胸部。

整个过程只持续了短短十几秒钟。

经鉴定,李某被锐器刺中心动脉,大出血而死。

事情发生后,陈泗翰的父母认为儿子属于正当防卫,要求查看监控录像。

但遭相关部门拒绝。

学校的55名初三学生也向法院写了一封联名求情信。

信中说陈泗翰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,从不打架,希望法院能够轻判。

2014年6月9日,距离中考还有13天。

那天陈泗翰换上囚服,被送进了未成年管教所。

他说进门后感觉就像踏入了另外一个世界。

眼前只剩下高墙电网。

4个月后,瓮安县人民法院作出最终判决。

认定陈泗翰的行为符合故意伤害罪。

同时也认定被害人主动挑起事端,采纳从轻意见。

最终判处陈泗翰有期徒刑八年。

听到「八年刑期」,陈泗翰瞬间感到了绝望。

他说人生能有几个八年,而这偏偏又是人生中最好的八年。

在起初最难熬的那段时间里,有老师和同学会来看他。

陈泗翰既想见他们,又不想见他们,内心无比挣扎。

因为他不希望让同学看见自己失魂落魄的样子。

一旦问起,他就必须说在里面过得挺好。

可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:

「我肯定不好,装一装吧。」

刑期刚开始的时候,陈泗翰毫无斗志,也想过自暴自弃。

真正让他免于沉沦的,正是一封封「狱外来信」。

好朋友们陆续寄来信件和毕业照。

陈泗翰的同桌在信件中说:

「因为毕业照上面没有你,这是我不想看见的场景。所以当时闭上了眼睛。」

等到好朋友们都上了高中,又会寄来穿着校服的照片。

父母也寄来信件:「你永远是爸爸妈妈的宝贝。」

这些信件,为陈泗翰构筑了连接外界的桥梁,也成了他每月的期待。

随着时间流逝,信件的内容也逐渐变得陌生。

两年后,朋友们在信中说起文理分科和高考的事。

这对陈泗翰触动很大。

朋友们都在前行,反观自己却是日复一日的原地踏步。

陈泗翰又想起当年陈警官的那句说:

「如果你愿意学习的话,八年刑期就会变成八个学期。」

于是。

哪怕只是为了在回信时能够言之有物,陈泗翰也要让自己充实起来。

他不仅参加了唱歌和征文比赛。

还自学了吉他,萨克斯风,甚至在里面组建了乐队。

并且开始报名中专和大专的课程,学习法律知识,彻底摆脱了迷茫和颓废。

2017年夏天,陈泗翰已服刑三年。

与此同时,经常通信的那些好友也结束了高考。

他们集体来探望陈泗翰。

会见室内,陈泗翰感受到了一种「熟悉的陌生感」。

眼前的每个人都带上了眼镜,也褪去了稚嫩,意气风发。

当他们聊到要报考哪所大学,陈泗翰完全插不上话。

他突然感觉到一阵莫名的失落。

主持人陈晓楠形容说,你和他们的人生,已经成了平行线。

陈泗翰纠正说不能算是平行线,更像是两条相交线——

曾经有过非常亲密的接触,然后朝着不同的方向,渐行渐远。

2019年1月。

经过三年苦学,陈泗翰在狱中拿到了刑法专业的大专毕业证书。

还拍了毕业照,也算是圆了当年的一个梦。

2020年8月25日。

因为表现良好,陈泗翰提前一年假释出狱。

出狱时他将这些年来收到的一百多封信,全部带走。

他说这都是生命中的无价之宝,是力量的来源。

每封信件他都反反复复读过好多遍,对里面的每个字都很熟悉。

而当年那些通信的朋友,如今也都散落在各地。

尽管依旧保持着线上联系,却很少在现实中见面。

谁都渴望友谊长久,但现实也残酷无情。

陈泗翰说:「可能我更喜欢回忆过去,而他们更喜欢未来。」

狱中的七年时间,对双方而言,意义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如今生活中大部分时间,陈泗翰仍是自己一个人。

他笑了笑说:「对于我而言,我习惯孤独。」

主持人陈晓楠用八个字总结了这样的现状:

「接受遗憾,珍藏美好。」

她形容美好加遗憾是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。

可这就是人生的滋味。

我们有很多美好愿望,但不一定都能抓得住。

而陈泗翰最终选择了法律这条路,也是想在未来更好地保护自己。

同时去鼓舞那些遭遇过校园霸凌的孩子,以及受过刑罚的人。

很多人认为,坐过牢的人,一辈子就毁了。

但他想通过自己的事迹证明给大家看:

「这段岁月不会抹去,也无法阻挡我好好活下去。」

在这期节目播出后,除了对陈泗翰遭遇的同情,对他未来的祝福。

网友的另一个关注点,仍然在「校园霸凌」这个老生常谈的话题。

陈泗翰本可以和他的朋友一样。

正常地读完高中,参加高考,然后在今年毕业。

可他却在狱中度过了7年。

事实上,陈泗翰的父母多年来一直为此事四处奔走。

从陈泗翰被送进未管所开始,直到如今出狱,他们依旧没有放弃上诉。

他们坚信儿子反抗霸凌者的行为属正当防卫。

而「校园霸凌」这个话题,也不是第一次在《和陌生人说话》中出现。

早在第二季,就有一期《我不是「神女」》。

当事人王晶晶同样是校园霸凌的受害者。

只是王晶晶所遭遇的校园霸凌,不是殴打掌掴之类的肢体冲突。

而是一种更为隐蔽的网络霸凌。

班里的一位男同学,在追逐时打碎了王晶晶的茶杯。

旁边的同学打趣道:

「王晶晶的茶杯要三百万,你们惨了。」

原本只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小事。

可这句话被发到学校贴吧,结果成了「王晶晶刁难同学,三百万的茶杯你赔不起」。

事实上,带着一个三百万的茶杯去上学,这件事本身就可信度极低。

但贴吧里的学生不管这些,只揪着王晶晶刁难同学这点,对她口诛笔伐。

在这样的偏见之下,王晶晶的每次发言,都会被扭曲成新的谣言。

她说自己的舅舅很有钱,被误读为「年收入几亿」;

她说以前矫正过牙齿,被误读为「小学就整过容」;

她开玩笑说「我又不缺男朋友」,被误读为「私生活混乱,男朋友不断」。

于是,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「神女」在贴吧诞生了。

那段时间,贴吧里都是关于王晶晶的帖子。

甚至有一位男生,用了很长时间和王晶晶网聊,只为取得信任。

最终从她那里骗到一张私密照,转手就发到了贴吧。

从那以后,王晶晶患上了抑郁症。

她变得无法再相信身边任何人。

甚至在多年之后,收到节目组邀请,还在怀疑是不是恶作剧。

终于,在被网暴长达8年过后。

忍无可忍的王晶晶,将贴吧的管理员蒋某告上了法庭。

王晶晶虽然没有遭受生理上的疼痛,可这种心理上的折磨,是一种更残酷的霸凌。

《和陌生人说话》用两个极端的案例,一再提醒我们关注「校园霸凌」。

诚然,校园霸凌背后的成因涉及很多因素。

很难指向一个真正的「罪魁祸首」。

正如王晶晶在节目中所说:「我遭遇了霸凌,可我却不知道该去恨谁。」

那些发帖和回帖的人,每人手里都有一根不起眼的火柴。

有人引燃火苗,如果放任不管,可能片刻间就熄灭了。

可就在这时,所有人都把手里的火柴丢出去,于是就燃起了大火。

很难说纵火的元凶究竟是谁。

这也是「校园霸凌」的一个典型特征,多方作用的结果。

所以。

如何应对和预防校园霸凌的发生,也一定要依靠多方各司其职。

其中最关键的一定还是家庭因素。

家庭的教育理念、沟通方式、成长环境等都会有影响。

每个卷入校园霸凌的孩子,背后大多有一个破碎疏离的家庭。

而校园霸凌时有发生,往往也是因为成年人的失责和围观者法律意识淡薄。

陈泗翰的母亲分享过一次她的遭遇。

在儿子出事后,有一天她路过学校门口,目睹了校园霸凌事件。

一个孩子被十几个孩子围着欺负,脸上全是血。

陈泗翰的母亲立刻报警,警察一来,闹剧也及时制止。

事后陈泗翰的母亲放声大哭。

因为她想到自己的儿子,如果当天围观的人群中,也有一个人能够报警的话,或许悲剧就不会发生。

最后,当然也离不开法律法规的保障。

只是,目前和校园霸凌相关的法规分散于《未成年人保护法》《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》《教育法》。

对于隐蔽的霸凌行为,如发生在王晶晶身上的网络霸凌,以及陈泗翰这样在防卫中失手杀死霸凌者的情况,尚未有明确的说明。

同时。

《狱外来信》还额外提供了一个看待校园霸凌的角度。

主持人陈晓楠解释了这期节目的初衷。

要关注被悲剧改变了命运的「更生少年」,他们会如何成长。

很多时候,我们会在新闻中看到各种校园霸凌事件。

事情发生了,在惩罚和教育过后,还应该关注当事人的心理状态。

因为霸凌带来的阴影,很可能会伴随终身。

针对受害者和施暴者,我们需要心理辅导和调解感化。

以暴制暴也绝非是应对之道。

毕竟。

不是任何人都能像陈泗翰那么幸运,可以收到一封封充满爱意的信件。

作为一档与时代共振的节目,《和陌生人说话》每期都会抛出一个社会现象。

然后引导着观众去思考现象背后的原因。

始终保持着独有的人文关怀。

一棵草蔫了,或是枯萎了,拔掉它很容易。

难的是真正有人愿意附身去研究土壤,找出小草为何会枯萎的原因。

这也是《和陌生人说话》节目存在的最大意义。

9 评论: 9 阅读:18667
评论列表
  • 2021-11-30 03:51

    是因为未成年犯罪记录封存么?不是有过主动犯罪记录的人是不允许参加法考么?

  • 2021-11-28 17:35

    8年其实不冤 当他拿起刀的那一刻起就不存在霸凌不霸凌了 毕竟凶器是自己带的 这说破天也是约架 当然长期被欺凌的人会反抗也算正常 青少年问题很多时候不是学校 家长能够教育的好的 环境会教会他们很多东西 好的坏的都有

    用户10xxx01 回复:
    就你出来抖机灵懂法?
    用户12xxx88 回复:
    你能不能带着脑子再把文章看一遍,你是用屁股看的吧,哪里说是他自己带的刀
  • 2021-11-27 13:23

    陈本来就是正当防卫,只是发生意外了吧,难道法官的意思是让陈一动不动任人打骂宰割才可以,有关部门应该对霸凌事件有个法律约束吧

  • 2021-11-26 20:11

    校园霸凌最难解决的问题是,被霸凌者往往不知道这种行为叫霸凌

  • 2021-11-26 17:38

    所以我在被一群小混混拿刀逼到巷子里要单杀的时候,我该咋办,请法律教教我怎么不受伤又不犯罪。

    用户10xxx01 回复:
    那个反杀算正当防卫,俩人都拿刀对砍算有意伤人
    狮子座的金牛 回复:
    只能变身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