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“华语新歌总量突破100万首”谈起:量变为什么没有带来质变?

丁道师 2022-05-13 20:53:09

腾讯音乐数据研究院发布数据称,2021年华语新歌总量达到114.5万,同比2020年保持了53.1%的增长,平均每27秒就会诞生一首新歌。

面对这条喜人数据,我的一位朋友摇头叹息:“哎,堕落了,为什么量变没有带来质变。”

看我一脸茫然,朋友给我丢来一张对比图--2004年华语十大流行音乐VS2021年华语十大流行音乐

2004年华语十大流行音乐:《七里香》《江南》《老鼠爱大米》《2002年的一场雪》《波斯猫》《童话》《我们的爱》《快乐崇拜》《丁香花》《倔强》。

2021年华语十大流行音乐:《云与海》《白月光与朱砂痣》《浪子闲话》《醒不来的梦》《踏山河》《千千万万》《沦陷》《可可托海的牧羊人》《清空》《执迷不悟》。

朋友问我哪一年的流行音乐质量更高,我说当然是2004年的质量高,放一起对比高下立见。我这才反应过来,朋友说的“量变没有带来质变”是指现在的音乐数量比当年多了很多倍,但质量反而不如当年。

数量增长了,质量反而降低了,这个现象也让我陷入思考。在我很小的时候,我就学过一个定律:质变和量变是辩证统一的,量变是质变的前提和必要准备,质变是量变的必然结果。

现在看来,质变未必是量变的必然结果,好比华语音乐。还有中国足球,也可以推翻这个定律,在中国踢球的人比冰岛总人口还多,但中国男足就是踢不过冰岛男足。

以上,只是我们这些中年从业者的固有认知,我把这些发现和小一辈的一些朋友进行了沟通,得到了截然相反的看法。这些看法非常有意思,我分享出来,给大家参考参考。

何为高质量?

《七里香》《江南》《倔强》对比《云与海》《白月光与朱砂痣》《浪子闲话》《踏山河》哪组质量更高?在我看来,当然是前者,但现在的一些年轻人不这么认为,他们认为后者更好听,且更能引发他们共鸣。

我和一些2004年左右出生的朋友聊天,问他们怎么看待周杰伦和蔡徐坤的制作能力对比。他们对周杰伦不感冒,坚信蔡徐坤是天才型音乐制作人。

更早之前,我还和青年朋友沟通过通俗文学作品对比。我建议他们看看金庸的武侠小说,因为金庸讲故事的能力很强,包罗万象,可以给我们更多思考。但他们认为金庸老掉牙早已过时,他们更喜欢《魔道祖师》《庆余年》《斗破苍穹》。我经常拿“这些作品经历了几十年几百年的历史考验,你们怎么就看不进去呢”说服青年朋友,但无济于事。

我想,关于音乐、文学、影视等文化作品,到底哪些质量高,哪些质量低,真的没有统一标准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喜好认知,一群人有一群人的喜好认知。何为高质量?何为低质量,只在于个人喜好。

现在的年轻人觉得《云与海》《白月光与朱砂痣》《浪子闲话》《踏山河》比《七里香》《江南》《倔强》更好,那么“量变带来质变”这个定律没有被破。

以谁为中心?

一位青年朋友指导我,让我换个角度看问题。他说在你们那个年代,喜欢一首音乐,往往是因为这首音乐背后的明星。在你们那个年代,是以天王周杰伦为中心、以歌神张学友为中心、以陈奕迅为中心的年代,你们歌迷只是受众罢了。

而现在一切都变了,底层逻辑变了。

互联网的出现带动了消费觉醒和自我意识觉醒,再也没有千篇一律的人了。90后甚至95后00后开始登上消费时代的舞台中央,他们从不care所谓的知名音乐人和知名唱片公司,完全按照自己内心的想法选择一切。

在这个时代,一切以“我”为中心。他们可能还听周杰伦陈奕迅的音乐,但他们和我们这些中年人的区别是:我们是为周杰伦买单,是为陈奕迅买单,他们是为自我认知买单。

这个时代,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时代,没有哪个音乐人可以通吃一切。用户如果不喜欢你,很快会反馈到平台。举个例子,十几年前你打开百度MP3,周杰伦一直会排在前面。而现在,你打开酷狗、酷我、QQ音乐,如果“等什么君”这类新人被用户认可,完全可以排在周杰伦前面。

不要小看这个变化,这恰恰是互联网精神的关键所在:普惠、平权、开放。

市场说明一切

其实关于音乐质量/水平高低之辩,十几年前就已经讨论过一波。当时,《七里香》和《两只蝴蝶》同为火爆之作,学院派的人当然认为《七里香》水平更高,普罗大众对《两只蝴蝶》的接受度可能更高一些。你说这两首歌哪个水平更高呢?

辩论下去,永远不会有结果。有一位青年人告诉我,还不如以市场为主导,让市场决定孰优孰劣。

在十几年前,关于歌手,行业只有头部的几十名几百名歌手能吃到音乐这碗饭。现在可能有几万、几十万歌手吃到音乐这碗饭。

让一小部分人吃饭到让很多人吃饭,到底质量更高了还是更低了呢?

1 评论: 1 阅读:66
评论列表
  • 2022-05-14 14:03

    现在歌质量比以前低是伪命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