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新蓉和程砚秋学戏记

世界的离开 2021-12-05 09:44:56

江新蓉学习程派是从偷看程先生排练演出,并且和程先生的琴师钟世章学习《三击掌》这出戏开始的。

当时程砚秋先生是中国京剧院副院长,但他演出的团队都在中国京剧院三团。那么江新蓉开始学的并不是程派,她到三团以后,才逐渐全面地接触了程派艺术,又不断地观看程先生的演出,使她对程派艺术越来越喜爱。

她除了观摩偷学程先生的排练演出以外,还虚心求教于程先生的琴师鼓师钟世章和白登云等老先生,在程先生的琴师钟世章的指点下,她很快学会了一出《三击掌》。在学这出戏之前,她实际连一出程派也不会。

1955年在江新蓉27岁的时候,她正式拜了程砚秋为师,成为程先生的最后一名弟子,也是唯一的女弟子。

因为程先生过去立过誓言,终生不收女弟子,但是四九年以后,也由于时代变了吧,程先生的思想也跟着时代改变了,也许是他看到男旦被逐渐的消弱,有被彻底取缔的趋势,于是,他想探索一种女子演唱程派的方式和方法,这可能也是他决定收女弟子的一个原因吧。

据江老师自己回忆说,程先生在收了她以后的前三个月,并没有给她讲一出戏,而是给她讲了很多的基本功要领和一些演戏需要知道的知识。

江老师第一次去程宅,程先生问她的第一个问题就是:你知道什么是程派吗?这个问题,居然把她给问蒙了,什么是程派这还真不好说哎。于是她坑坑巴巴的,说了半天也没说清楚。

程先生见她实在是说不清楚,就摆了摆手,笑着说:“我的这个程派呀,说白了,就是我的行腔,吐字到手,眼、身,法、步,还有水袖等等,这些综合在一起,形成了我个人的风格,如果只认为程派只是我的唱腔,那是不全面和不对的。”

程先生又说:“你是有一定基础的演员,但是在学我这个程派之前,我还不能给你说具体的戏,我需要你明白基本功的重要性。为什么呢?因为高楼万丈平地起,地基最重要。学习也不是一蹴而就,而是一步一个脚印儿,才能走的坚实和稳定。

所以学习我这个程派,必须要把基本功练习好。也就是说要练好手,眼,身,法,步这些基本的东西。

我在年轻的时候,不但演过武旦刀马,而且我还演过《挑滑车》这样的大武生戏。那么像《穆柯寨》,《虹霓关》,《穆天王》这样的戏就更不在话下了。后期我虽然以演青衣戏为主,但是那些基本功为我后来的身法,身段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所以不要认为青衣就是抱着肚子傻唱,没有基本功你学了程派,也不会掌握程派的风格,那么你做出来的身段儿也不会好看,那也就不是程派了。”

自从江新蓉拜了程砚秋以后,她就几乎接长不短地往程家跑。在程先生为她讲解基础东西三个月以后,就开始系统地为他说戏了。

和别的一些艺术大家一样,程先生教戏也有替他示范身段的人,这位示范身段的不是别人,正是和程先生学习时间最长的弟子王吟秋。

当然程先生有时候也亲自为江新蓉示范身段。比如进窑出窑这个身段儿,程先生就为她一遍一遍的示范。但是江新蓉开始很着急,怎么做都不对,最后还摔了个大马趴,一头杵到地上,把头上杵出一个大包来。

程先生摇了摇头,过去把她扶起来说:“你太着急了,用的都是蛮劲儿,其实这个身段儿的要点是在腰,或蹲或站,那么都是以腰为轴,才能立稳当”,说着话又示范了一下,这下江新蓉可看清楚了,于是她又一遍一遍地练习,终于慢慢地越来越得要领,很好地掌握了这个身段。”

就这样经过三年多的努力学习,江新蓉终于走进了程派的门径,她能有后来的成就,和她的勤奋刻苦,以及程先生对她的释心教导是分不开的。

1 评论: 1 阅读:127
评论列表
  • roy
    2021-12-05 12:34

    二代五老都没她,别吹牛逼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