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影史票房冠军易主了!续集走好这5部,总票房或超100亿

皮皮电影 2021-11-24 18:18:56

电影《长津湖》票房目前已超越《战狼2》,正式成为中国影史票房榜冠军。

但它的路还没有走完。

在不久前,这部电影的续作——《长津湖之水门桥》也正式官宣了。

长津湖》虽然是一部不可多得的优秀战争片,但它总归是不完美的。

看到《水门桥》官宣,皮哥多了些期待,毕竟在前作基础上,续作有很大的改进和处理空间。

要让《水门桥》成为《长津湖》的合格续作,甚至继续《长津湖》的票房奇迹,两部电影斩获100亿票房,这五个方面,步步为营,每一步都要处理好。

01、为什么是水门桥?

长津湖》讲清楚了之前很多抗美援朝题材影片没有讲清楚的战争动机问题。

从国家大处着眼,这场仗关乎中国的百年和平发展,不得不打。

从个人小处着眼,“这场仗我们不打,我们的下一代就要打。”

这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两句话。

百废待兴的新中国百万志愿军战士出国作战,从大到小,必须有充足而合理的理由。

在这点上,皮哥觉得《长津湖》做到了目前最好。

但到了《水门桥》,整部电影的核心问题就不再是“为什么抗美援朝”的问题,而是“为什么要打水门桥”的问题。

家国情怀的宏大叙事,在《水门桥》中应该要有所收敛,故事的聚焦之处,应该完全围绕“水门桥”这座桥进行。

讲清楚了这个原因,《水门桥》的故事才会有底气,观众也才能看得更加信服。

在《长津湖》最后,看到红旗招展战士欢呼的时候,似乎美军已经撤走了,其实不然,水门桥是摆在美军面前的最后一道屏障。

水门桥位于长津湖古土里以南的6公里处,同时,这座桥也是第九兵团阻击美军的最后一个绝佳地点。

水门桥桥下是悬崖峭壁万丈深渊,美军想要撤退至兴南港,这座桥是必经之路,也是唯一的道路。

加之美军有大量机械化部队,众多的汽车和坦克想要撤出长津湖地区,也必须要经过这座桥。

一边是追击,一边是撤退。

对美军来说,这是唯一的逃生通道,而对志愿军来说,这是最后歼灭陆战一师的机会。

一旦美军通过水门桥到达平原地区,饥寒交迫的志愿军双腿,就再也赶不上美军的机械化部队了。

所以,《水门桥》这部影片,讲清楚美军守水门桥和志愿军炸水门桥的重要性,很有必要。

这需要一定的篇幅和文戏去说明,一旦上来就是一通狂轰滥炸的战争戏,那《水门桥》是拍不好的。

02、三次炸桥,看似过程简单,拍好难度很大

志愿军之所以能击败世界第一的美军,除了靠钢铁般的战斗意志,更重要的,是靠智慧。

长津湖》中对我志愿军的作战智慧其实有充分的展示。穿插,分散,三三制,昼伏夜出,化整为零,化零为整,协同作战,分工作战,都有体现。

观众喜欢看的,就是支援军这种四两拨千斤的战术及雷霆般的执行力。都说中国人民解放军是“轻步兵之王”,这个称号就是在朝鲜战场上打出来的。

拿《长津湖》中炸塔的小规模战斗来说,将志愿军连级的战斗协同、分工和展示呈现的很好,场面调度更是做到了极致。

《水门桥》中,需要更好地突出这样的智慧,因为《水门桥》展示的不是一场大规模的兵团级战役,而是一次经典的炸桥战斗。

在《水门桥》的战斗中,有两个最重要的点一定要把握住。

第一,是三次炸桥战斗的主次问题。

水门桥一共被志愿军战士炸了三次。在美军还没意识到的时候,我军就对水门桥发起过一次突然袭击,之后成功炸毁了水门桥。

但因为破坏程度不够,水门桥很快被美军用一座木桥修复了。

第二次,我军再次突袭炸毁了美军架好的桥梁,但美军又在原来残留的桥体根部架设了钢制桥梁,桥再次被修复。

到了第三次,我志愿军再派出2个排的敢死小分队,这次他们不仅炸毁了桥梁,连桥墩都给炸了。

这三次战斗是有主次的,显然第三次战斗是主要战斗,第一次和第二次是次要战斗。

而且我军的战斗智慧,多在第三次战斗中展现出来。真实历史中,敢死小分队的队长是27军80师240团3营7连连长姜庆云,面对美军强大的火力,他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指挥才能。

战术上,有利用地形的交替掩护突进,有对火力和射击死角的观察,有调虎离山,有围追堵截。

细节上,他让战士将棉衣反穿,露出白色的里子跟雪融为一体作为掩护等。

只要能将三场战斗的主次分清,分别着墨,把握好文戏和战争戏的节奏,《水门桥》指定好看。

第二,是场面调度问题。

小规模的战斗戏,对场面调度的要求极高,虽然是四五十人的夺桥战斗,只要场面调度合理,看起来也十分过瘾。

导演团队中有曾拍过出色战争调度戏的林超贤导演,那部《红海行动》的战斗戏至今历历在目。

第三次炸桥战斗,只要能有《长津湖》第一场遭遇战那样的水准,皮哥觉得就够看了。

03、一出反常的“猫鼠游戏”

《水门桥》的故事,其实是一场实力天差地别的猫鼠游戏。

我志愿军饥寒交迫,缺衣少食,却是“猫”的角色,美军陆战一师装备精良,后勤保障充分,却是“鼠”的角色。

我们的目的,是在水门桥上,将陆战一师包了饺子,让他们有来无回。

而美军的目的,是迅速通过水门桥到达兴南港,进行军事大撤退。

看到没,整个《水门桥》的故事中,应该有这样一种戏剧性的反差:看上去弱的一方实际是猎人,而看上去强的一方却是猎物。

可囿于装备的差距,我们追击只能用双脚,美军用的却是机械化的汽车和坦克。

我们炸桥只能用血肉之躯,美军修桥却有各种先进工兵设备和后勤。

在一次次的炸桥和修桥之间,导演应该花一些笔墨和篇幅,来营造双方共同的紧迫感,甚至是压迫感。

这是中美双方以生命来抢时间的一场战斗,围绕着“水门桥”这个核心地,这部《水门桥》在氛围渲染和营造上,应该是张弛有度的。

拿《长津湖》来说,皮哥认为战斗戏稍微有些太满,观众的神经时刻紧绷,整部电影都节奏紧迫,反而容易造成观影疲劳。

在《水门桥》中,如果导演和幕后主创,能做到该紧的地方紧,该松的地方松,将“猫鼠争夺”的战斗戏拍得箭在弦上,对背景渲染和人物对白等文戏稳扎稳打,则更有利于观众对电影的耐受度。

除了紧迫感,中美战争工业水平的差距,应该是《水门桥》不可回避,也必须讲清楚的问题。

因为“水门桥之战”,对于双方来说都不是一场胜利。结果我们都知道,美军大部分通过水门桥从兴南港撤退,我九兵团伤亡惨重。

而造成这个结果的部分原因,就是我军对美军工业水准认知的缺乏。

第三次炸完桥墩后,志愿军认为,美军这次插翅难逃了。

但美军在100多名技术人员的配合下,连夜用八架C-119大型运输从日本空运来了将八套钢制的MZ型车辙桥组件空投到了水门桥美军阵地。

在一个连桥墩都没有的悬崖上,美军竟然架设起了一座载重50吨、可以通过所有型号的坦克和车辆的钢制桥梁。

这种事,当时对于志愿军来说,等同神迹,是完全没有认知的,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战机的贻误。

这种装备代差无法弥补,这在当时是中美之间的客观差距,皮哥认为,《水门桥》尽可以将这种差距和遗憾拍出来,而不是一味地渲染胜利。

从一定意义上来说,也正是因为这种遗憾,才促进了抗美援朝战争后中国军事工业的发展,也坚定了新中国一定要发展工业的信心。

04、惨烈:两个师剩余不到200人

水门桥之战是相当惨烈的。

先说夺桥战斗,因为没有重型武器,志愿军炸桥基本就是靠人扛炸药包进行爆破的最原始方式。

一般只要接到了这样的爆破任务,没有人可以活着回来。每一次炸桥,都是志愿军战士用血肉之躯完成的。

除了主要的夺桥战斗,水门桥前后还发生过大大小小的各种阻击战和追击战。长津湖之战中最著名的“冰雕连”,其实出自水门桥之战。

在水门桥之战的六天时间里,长津湖地区的温度一直在零下38度左右,给志愿军造成了大量的冻伤减员。

在美军第三次架桥期间,在高地负责伏击的志愿军20军58师172团的一个营几乎全部被冻僵了,阵地被美军轻而易举地夺走。

经过连日苦战,我军20军58师伤亡惨重,尤其是非战斗减员。

因为地面力量的消耗,美军飞机发现并攻击了志愿军前线指挥所,58师参谋长胡乾秀和174团政委郝亮在内的所有指挥人员全部牺牲。

而胡乾秀是志愿军在长津湖战役中牺牲的最高级别指挥员。

天寒地冻外加美军的空中打击和地面火力覆盖,志愿军战士付出的伤亡太过巨大。

其惨烈程度,非以前任何一场战争可比。打到战役后期,志愿军20军58师和60师合在一起的作战人员不足200人,其惨烈程度可想而知。

长津湖》中,对战斗的惨烈不是没有表现,碎石滩上的飞机扫射那一段,很是撼人心魄。

可惜的是,它只反映了战斗中的惨烈,而对志愿军的另一个敌人——自然环境表现甚少。

要知道温度,是造成志愿军减员的最大原因,当时一个团级单位中,冻掉脚趾是最轻的冻伤,可见其惨烈,也从侧面反映出志愿军承受的苦痛之大,意志之坚。

在《水门桥》中,导演尽可以将低温对志愿军造成的巨大威胁和惨痛牺牲拍摄出来,这是真实的,也是客观存在的,如果能恰如其分反映出来,会对影片增色不少。

05、如何处理“冰雕连”?

秉承着人民史观,在长津湖战役中牺牲的每位志愿军战士都是英雄。

不过他们大多数都没有留下姓名。在第一部《长津湖》中,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位英雄人物,那就是在小高岭战斗中牺牲的特级英雄杨根思。

可惜的是,《长津湖》中对杨根思的展示,是碎片化的,基本跟剧情没有任何关联,只起到了一定的宣传作用。

但在《水门桥》里,有很多英雄人物都是可以融入到剧情中去的,导演尽可以将这些英雄人物或团体拍摄出来,这样也避免了碎片化且英雄人物故事脱离主线的问题。

水门桥战斗中,最著名的英雄团体,是在水门桥边的高地上阻击美军的58师两个连,他们呈战斗队形散开,卧倒在雪地里,人人都是手执武器的姿态注视着前方,全部冻死在阵地上。

美军通过水门桥时,害怕有伏击,所以派人上去侦查,看到被冻成晶莹冰雕的志愿军战士,美军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。

他们一辈子都没有见过有如此战斗意志的军人。

很多美军不由自主地站直了身子,向这些战士敬礼。

冰雕连中,最有名的英雄,是上海的战士宋阿毛。

在他的上衣兜里找到了一张写着一段话的纸片:我爱亲人和祖国,更爱我的荣誉,我是一名光荣的志愿军战士!冰雪啊!我决不屈服于你,哪怕是冻死,我也要高傲地耸立在我的阵地上!

在《长津湖》中,曾经对冰雕连有过“展示”,但也仅仅是无关痛痒的展示而已,没有让这些英雄们真正参与到战斗中来。

因为在影片中无名无姓,甚至没有过出镜,所以冰雕连的英雄们在此刻成为了展示的意象,观众看到会大受震撼,但很难说出他们与电影有密切的联系。

但在《水门桥》中,冰雕连实实在在参与了战斗,宋阿毛也真实存在。

导演如果要将冰雕连的事迹拍出来,可以让这个连队或者战士,在剧中承担一定的戏份,至少要有足够的镜头留给观众印象。

参与到故事中来,最后英勇牺牲,这本就是历史事实,也是我们对英雄的尊重。

对影片的完成度,对观众的教育意义,也将提升数个档次。

《水门桥》或许还有很久才会跟我们见面,但有《长津湖》在前,希望三位导演可以取《长津湖》的精华,让《水门桥》成为一部更加成熟,更加让人震撼,同时也更具教育意义的影片。

以上五点,是皮哥目前能想到的。大家认为《水门桥》里还有哪些可以改进的地方,欢迎留言讨论哦!

文/皮皮电影编辑部:蜉蝣

©原创丨文章著作权:皮皮电影(ppdianying)

未经授权请勿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

1 评论: 0 阅读:6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