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年前火爆中国的“年画娃娃”,8岁患病去世后,妹妹也成了童星

成功和失败均要坦然 2021-10-13 18:26:43

自古以来,天妒英才的事迹也已经见怪不怪,可对于那些天资聪颖的孩子,却依然无法不感到可惜。

古有伤仲永,少时便能吟诗作对,却在成长过程中虚度光阴,没有抓住机会,白白浪费了天赋,最终沦为了普通人;今有“年画娃娃”邓鸣贺,在戏曲艺术比赛上一举夺冠,将一曲短短的《剪花花》传进万家灯火,为春节增添了浓浓的年味,却不幸患有白血病,早早离开人世。

发掘戏曲天赋

邓鸣贺出生在河北邯郸的一个普通家庭,家里三世同堂,生活非常幸福和谐。

母亲在生下妹妹后,就跟随父亲一起去了远方打工,因此,他从小就跟着爷爷奶奶生活。

在中国的亲情关系里面,往往都是隔代亲,邓鸣贺便是从小就在爷爷奶奶的宠爱下长大的。

那时还不会说话的他,却拥有一副会说话的眼睛,一转起来非常灵动,再加上长得白白胖胖,看起来十分惹人喜爱。

由于爷爷是豫剧演员,邓鸣贺从小就是听着戏曲长大。不管什么时候,只要爷爷一哼曲儿,他就高兴地咧开嘴笑,有时候还咿咿呀呀地说着什么,好像在学爷爷唱戏似的。

等到长大一点,邓鸣贺经常模仿爷爷唱戏,就连最开始说话的时候,别人家的孩子喊的都是“爸爸”或“妈妈”,而邓鸣贺却吐出了一句戏词,虽然语言表达不清楚,但字字都在调上。

这可出乎了一家人的意料,但他的爷爷却十分开心,表示要把邓鸣贺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。

然而大家都只是当了句玩笑话,毕竟戏曲这一行业不是人人都可以坚持下来的。

可是令众人没想到的是,在邓鸣贺3岁时,戏曲天赋显露的愈发明显,其中一些唱念做打的动作,他只看了两遍,做起来就已经有模有样,再加上人非常小,看起来憨态可掬,经常逗得众人哈哈大笑。

不同于其他孩子,邓鸣贺平时最多的娱乐活动就是缠着爷爷学唱戏。

然而,把豫剧平时当个兴趣听听还可以,学习它又谈何容易?更何况他还只是个大字不识几个的小孩子。

演了一辈子豫剧的爷爷,对于戏曲十分严格,他告诉邓鸣贺:“台下十年功,台上一分钟。学好戏曲,不是简单的事啊!”然而这没有让邓鸣贺打消念头,反而更加坚持要学习豫剧

就这样,邓鸣贺开始了戏曲的学习之路。

一开始,爷爷为了考验他还专门选了一些比较难的曲子,原以为怎么也要练上几十遍,才能把动作记住。可令他惊讶的是,邓鸣贺只看了一遍,就能大致把动作顺下来,两遍便可以跟上节奏。

这在戏曲方面,无疑是超乎常人的天赋。

爷爷此时觉得自己发现了一块宝藏,更加重视起了邓鸣贺豫剧学习,就连进度也逐渐加快了起来。有这样一位专业的老师指导,邓鸣贺戏曲入门之路可谓是突飞猛进。

当然,这更多的还是依靠邓鸣贺自己,为了打下扎实的基本功,他每天都跟着爷爷一块早起练习基本动作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日日如此。

登上央视春晚

虽然爷爷的指导非常专业,但更多的是趋于实践,对于理论知识他还是有欠缺。

再加上爷爷年龄较大,教小孩子已经有些力不从心。于是,在跟随爷爷学习了一年左右,邓鸣贺就被家人送往了戏曲学校,接受更加系统的教育。

对于家人来说,他们不仅是让邓鸣贺去学校接受戏剧的学习,更多的是希望他交一些同龄朋友,而不是一直局限在家中,错失了童年的美好时光。

4岁的邓鸣贺就与家人分别,过上了寄宿生活,而像他一般年纪的孩子,很多都还依偎在父母怀里。

进入戏曲学校后,邓鸣贺非但没有被新奇的事物所吓到,反而充满了强烈的好奇心。

由于从小父母不常在身边的经历,很好地锻炼了他的独立能力,因此短短几天的时间,他就适应了戏曲学校的生活。

在学校,他把所有心思都用在了学习戏曲上,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够上台演出。普通学戏曲的小孩起码要练习十几遍,才能完整的演绎的剧目,邓鸣贺往往两三遍就能学会。

因为学习速度快,邓鸣贺很快就在学校出了名,甚至有人调侃:“这是老天爷在赏饭吃呢!”

鉴于他的表现十分出色,一年后就被学校送往参加河南电视台《梨园春》节目。在当时,《梨园春》是专门为戏曲爱好者打造的一个交流平台。

届时,来自全国各地的人都前来打擂台,可以说,能在上面比赛,戏曲水平肯定非同一般。正是因为这样,从它开办以来,便捧出了很多的豫剧名人。

节目上,邓鸣贺看着年龄虽小,实力却不容忽视。他凭着一路的过关斩将,直接坐上了擂主的宝座,这是当时节目历史上最小的擂主。

这次比赛的成功不仅见证了邓鸣贺戏曲实力,更是让他在豫剧圈一爆而红。次年,他便得到了和各届擂主同台比赛的机会。这次显然与以往不同,与全国各地的冠军同台切磋,对于邓鸣贺来说,无异于是个巨大的挑战。

可是邓鸣贺从来都不是容易说放弃的性格,他一遍又一遍的练习着自己要表演的曲目,哪怕有一点错误,都要求老师指出来,力求表演达到完美。

比赛时,即使是面对台上来自全国各地的冠军,他也丝毫不显紧张,大大方方地唱完了曲目。毫不意外,这段表演赢得了满堂喝彩,邓鸣贺还因此被豫剧的前辈称为“梨园小戏骨”,可以说是对他极高的肯定了!

这次比赛之后,他又带着妹妹参加了央视举办的综艺《我要上春晚》,同样凭借精彩的演绎获得了冠军,得到了央视春晚的入场券。

2013年,邓鸣贺身穿红色夹袄,提着红灯笼,以一副“年画娃娃”的形象开启了新年的大门,嘴里还唱着“小孩小孩你别馋,过了腊八就是年”这句耳熟能详的俗语,就算是在今天,听到这句歌词,就感觉浓浓的过年气氛扑面而来。

不幸得白血病

这场演出结束后,邓鸣贺和妹妹成了大家心中的“年画娃娃”,一度成为了国民团宠,毕竟这样一个有灵气的小孩子,有几个人能抵抗得住呢?

同年中秋节,邓鸣贺还受到北京卫视的邀约,登台为大家演唱豫剧片段,大家看到这么小的豫剧演员,不禁感到耳目一新,那年的中秋节更加别具特色。

小小年纪,邓鸣贺就已经达到了很多人一生都到不了的高峰,当然,这除了天赋的加持,更多的还是他个人的努力与奋斗。

邓鸣贺的成就令很多人都非常羡慕,家人对他也抱有极大的期望,期待他能取得更大的成绩,特别是爷爷,看到他在台上演出,还是央视舞台,比自己登台表演还要激动。

然而承载着众多厚望的“年画娃娃”,本该一展雄翅,翱翔于天空之际,为大家带来更多精彩的戏曲表演,也为戏曲界再添上一颗新的明珠之时,不料天意弄人,六岁的邓鸣贺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,确诊之时其病情已经扩散至全身,只能够保守治疗。

突如其来的噩耗一下子将这个普通的家庭置于绝境之地,面对孩子的无药可医,最痛心的莫过于至亲之人,尤其是邓鸣贺的爷爷,最初在得到消息的时候,天天都在病房外抹眼泪。

这一切家人都没有让邓鸣贺看到,只告诉他得的是普通感冒,只要配合医生治疗,很快就可以出院了。一家人把所有的崩溃与痛苦都留在了医院的走廊里,而面对邓鸣贺时,永远都是开心的样子。

由于身处医院,邓鸣贺无法再日日练习自己喜爱的戏曲,为了能够早日出院,他非常配合医生的检查,不哭也不闹,就连医生都说,从来没见过这么懂事的孩子。

可是当父母和爷爷看到邓鸣贺的样子,只有忍不住的心疼。每次去做化疗,爷爷从来不敢跟着,生怕自己会忍不住流泪。

即使是成年人,化疗的痛苦也常常难以忍受,更何况是一个小孩子呢?

为了能够治好邓鸣贺的病,家里想尽了一切办法,可邓鸣贺还是没有一丝好转,人反而变得愈发消瘦,那个曾经白白胖胖的“年画娃娃”,如今脸上已经毫无气色。

邓鸣贺的病也引起了北京医院专家组的重视,为了改善他的病情,专家组联合制定了多套详细的治疗方案,只为能留住这束还未完全绽放的花骨朵儿。

经历一年多的治疗后,邓鸣贺的病情逐渐开始好转,偶尔还能出去活动活动。就在众人以为看到了希望时,邓鸣贺的病情却又突然恶化。

2015年,死神终于无情地夺走了邓鸣贺年仅8岁的生命。那个曾经开朗活泼的他,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从此,“年画娃娃”也成为了永存的回忆。

邓鸣贺的离开,对家人来说,无异于剜血肉之痛。他本该犹如一颗新星冉冉升起,却命运多舛,中途陨落,曾温暖无数观众心灵的他,把回忆留给了我们,自己则带着一身病痛去往了另一个世界。

妹妹继承衣钵

邓鸣贺的人生被定格在幼年时光,可一个人离开的时间久了,真的会被大家忘记吗?答案当然不是。

邓鸣贺去世后,妹妹邓鸣璐便开始走上了戏曲之路。曾经不管去哪里,都有哥哥保护的她,仿佛一瞬间长大成人。

当她再次登台表演,还是曾经的舞台,还是满座的观众,仿佛一切如昨天,只不过身旁少了一个陪伴的身影。

邓鸣璐从小就知道哥哥戏曲天赋高,不像自己资质只能算平庸,稚小的她最初还不懂得去世的含义,总是吵着要见哥哥,家人只好骗她说:“哥哥去了天堂,暂时回不来了。”

可随着年龄的增长,她慢慢懂得了天堂的意义。

哥哥的离开,让她练习戏曲变得更加刻苦。曾经喜欢时不时偷懒的她,如今却总是能早早起来勤奋练功。

对于她来讲,哥哥未走完的戏曲之路,她要一起走,哥哥未完成的表演之梦,她要一起去实现。

邓鸣贺去世一年后,邓鸣璐公开发表微博悼念:“哥哥在天堂过得好吗?那里能唱戏曲吗?天堂的儿童节是怎么过的呢?”

寥寥数语,却伴随着孩童奇妙的想象和看待事物的天真,字里行间都在诉说着她对哥哥数不清的思念。

她多么想让哥哥看看,自己的戏曲已经进步很多了,自己在练习的时候没有再偷懒了,她多么想和哥哥再上一回舞台啊!

如今已经过去了八年时间,邓鸣璐继承了哥哥的衣钵,她不仅在戏曲上学有所成,还成为了一名中国好童星

在一档综艺节目中,她哽咽的回忆着与哥哥的往事,令众人印象最深刻的,就是那句:“哥哥说好每年都会陪我上春晚,可是却没有遵守约定。”

值得庆幸的是,邓鸣璐把哥哥的梦想一起扛在了肩上,几千个日夜,无数次历经困难的时刻,都没有让她产生放弃的念头,而是打倒一切艰难险阻,砥砺前行。终于在登上舞台的那一刻,散发出了万丈光芒。其实对于邓鸣璐来说,这也是属于哥哥的荣耀。

相信她一定不会止步于此,而是等待下一个时机,厚积薄发,再次惊艳众人,也让哥哥为自己感到骄傲。

邓鸣贺虽然不幸,可他取得了别人终其一生都达不到的成就,就算是早逝,他留给众人的回忆,依旧鲜活地存在着,并且散发着源源不断的生命力。

相信他在另一个世界,也能唱戏曲,能唱《剪花花》,能过儿童节,他留在这个世界的印记,永远不会被磨灭,而是被人们铭记在心中。

0 评论: 0 阅读:29